關於部落格
Fuck the reality
  • 1798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酷酷嫂」是安慰劑還是快樂丸?夫人牌真的有用?

被媒體賦予「酷酷嫂」稱號的第一夫人周美青比預期地早出來跑場拉票,好像吃了大力丸,頓時國民黨軍心大振!周美青真的有神奇的吸票效果嗎? 「酷酷嫂」是真的很酷。但她的酷一樣掩飾了她自己和馬英九的不知民間疾苦。他們的不知民間疾苦,並非反映在周美青下鄉與民同樂上,而是沒有反映在馬英九的施政上和一言一行上面。顯然,酷酷嫂對枕邊人的影響力不如馬英九自己所說的,要不然就是酷酷嫂也沒有真的對馬英九耳提面命要重視弱勢。否則,馬英九不會只願意把老農津貼提高316元,也不會在以聽了楊玉欣的訴求後突然把老農津貼和八大社福津貼一併提高;酷酷嫂早就應該讓馬英九上任第一天就處理這些問題了,而不是拖到幹總統三年多之後在大選前才來重視。 因此,今年11月初周玉蔻引述余光中的話在報紙上的那則小小的新聞『周玉蔻:余光中曾問「我們要換第一夫人嗎」』,就印證那只是這些小圈圈的人在某些人的主導下刻意放大周美青的行為去塑造出來的形象。周玉蔻在她出版的新書裡面透露說她與詩人余光中夫婦在高雄餐敘時,余光中提出了一個『讓人深思』的問題:「我們要換一位第一夫人嗎?」接著她描述說『余光中提出這個問題後,現場突然靜寂,周玉蔻形容這是在場賓客深思與恍然大悟的清新。』 如果周玉蔻的描述夠精確,那我可以大膽但同樣精確的推測,說話的余光中和聽話與轉述的周玉蔻,心中的對比是吳淑珍。因此,在余光中的話與上述情境之後的,是高級「中國」知識份子以其封建心態和優越的社會地位,面對心理狀態可能受到生理狀態巨大影響導致行為模式與價值觀偏差的前第一夫人吳淑珍,不只是對她的不當行為有所警惕,更是毫無惻隱之心地赤裸裸對「非我族類」的鄙夷輕視與否定,背後透露的其實是更深層族群與階級的對立。 即使從正面解讀,余光中這種認知也太淺薄了。要我說,「第一夫人」周美青頂多是個點綴的角色。周玉蔻說她是弱勢的天使,實際上她也只不過偶而拜訪社福機構或偏遠地區小學,鼓勵有餘,實際作用不足。她帶了媒體去,有什麼後續的效應?她帶了錢去捐款?她拖著企業家或企業家夫人去捐錢?她請她的好朋友或任何人成立什麼志工組織長期幫忙她關心的這些團體?還是最簡單的,她去了以後命令馬英九改善相關的制度措施,以便可長可久地讓這些「弱勢」的團體或個人的狀況得以改善?周美青的這種行為,雖然被說是「她不喜歡錦上添花」,但說是雪中送炭也名不符實。那也只不過是幫馬英九做些形象公關的整體戰略中的一環而已。 我從正面來給被媒體捧為「弱勢天使」的第一夫人周美青一些建議。周美青要是真的那麼關心弱勢,身為第一夫人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她可以多參加各種社團舉辦的活動,她也可以多幫忙弱勢團體向企業募款,她可以多參加各項公益活動,她可以多到各地的社福機構去探視。周美青總是選擇和兒童有關的地方跑,這當然和兒童可愛有關。我也建議她可以多到安養院走走,也可以去幾個仍在營運中的榮民醫院看看,更可以到萬華晃晃看看許多遊民和貧困的朋友中午排隊領便當,也可以在清晨偷偷地到台北車站和周圍地下街看看有多少街友在許多角落棲身。周美青也該到各地尚未改建的老舊眷村,去看看如風中殘燭的老榮民們。周美青也可以到各地的國小為外籍配偶開設的國語班去給這些外籍媽媽打打氣。周美青更可以把她和馬英九的錢捐給這些社福機構,而不是大都捐給了自己的基金會。 至於說周美青是「酷酷嫂」,可以拉到婆婆媽媽票,我想未必。她也只是讓那些本來就想投給馬英九的婆婆媽媽投票時更開心而已,她沒有能力「拉票」,也就是沒有能力改變投票傾向。泛綠或中間選民不會因為跟周美青握手、擁抱、照相就把票投給馬英九和吳敦義。 媒體上捧周美青說,菜市場的婆婆媽媽看到周美青樸素的打扮和穿著,有親切感,說她和我們一樣不化妝,穿得和我們一樣。請問周美青和這些婆婆媽媽是住在不同的國家嗎?大家當然穿得都一樣啊!至於化不化妝也是個人喜好或工作需求,與「酷」「不酷」,樸素或奢華驕傲一點關係都沒有。化妝的婦女就比較奢華奢侈浪費驕傲不正經?周美青不喜歡化妝打扮,那只是她個人喜好。愛美化妝的婦女有錯嗎?為了上班,要符合禮儀或公司規定化妝、穿高跟鞋有錯嗎?不酷嗎?周美青穿得跟這些上班族上班或下班的時候一樣嗎?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宣揚誇耀的呢?光是她的節儉,就讓中華民國在建國百年國慶大典上丟了臉,這算是美德,還是不懂禮貌、不視大體?把個人的喜好放在國家的形象之上? 從選民的角度來看,周美青能幫馬英九拿到任何一張本來就不想投給他的選票嗎? 如果你是身上扛著就學貸款,卻只能靠22K短期就業之後,努力找但找不到更好的工作的社會新鮮人,你會因為周美青跟你緊緊握手,讓你無怨無悔投給那個對於青年失業視而不見不知道教育與產業政策應該合併檢討、只知道招攬外籍生讓品質低落卻賺飽學貸的私立大學苟延殘喘、卻很大方地說要修法讓你延長償還學貸年限還到退休為止的馬英九一票? 如果你是因為眼看房價飆漲,別說買不起台北市,而是連土城、三峽的房子都買不起,卻在台北市工作的勞工,你會因為周美青向你熱情招呼,你就會忘掉無殼蝸牛的苦惱,投給搞個奢侈稅應應景和辦幾個實際上還是財團建商興建而一坪只便宜幾萬的合宜住宅買了也沒賺到的馬英九一票? 如果你是南部的辛勤耕作但因為市場機制無法正常化、產銷制度有嚴重缺陷無法有效減少中間商剝削、不知果菜市場和中間商裡應外合聯手欺侮農民而即使不賠錢也僅賺得微薄收入的老農夫婦,你會因為周美青開心地買你幾把青菜,你就會忘掉老人家苦守一片田地卻仍得照顧離鄉背井出外打拼子女卻付不起保母費的孫兒,充滿期待地把票投給那個本來只想勉勉強強多給316元讓你們一天可以多吃一粒滷蛋以及認為只要有人說農產品價格低落就是在欺騙大眾甚至於唱衰打壓農民的馬英九? 如果你是因為景氣不佳,被老闆強迫先把明年、後年的假都先休完之後,還要繼續休無薪假,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公司上班,只能用之前的存款應付房貸、房租、車貸、生活費的勞工,你會因為「酷酷嫂」周美青給你熱情的擁抱,就酷酷地把票投給那位要把違法的無薪假合法化的馬英九和那位說發明無薪假可以得諾貝爾獎的吳敦義? 你要是一個為了維持自己的舞團或劇團,白天辛苦工作或打工,晚上排練,為了要演出向文建會申請補助卻老是被打回票或申請一百萬給你十五萬讓你哭笑不得,但不知道該拿不該拿,拿了就一定得硬著頭皮演出的文藝老中青年,你會因為周美青去看你的表演、給你熱烈的掌聲,你就會把票投給那個讓手下們花了上百億搞建國百年,包括花了兩億搞個兩晚夢想家但只裝聾作啞讓盛治仁下台卻還找曾志朗來捍衛盛治仁與賴聲川的馬英九一票? 如果你是個小運動選手的家長,看著你的孩子每天辛苦練習,球隊取得全國冠軍,受邀出國參加國際比賽,向體委會申請出國補助,但卻一分錢的補助也沒有,得靠家長們和家長會捐款與自掏腰包,甚至於由小朋友上街頭搞義賣籌措經費,你會因為會去看兄弟象比賽就被說是關心運動的周美青拍拍你孩子的肩膀,你就會投給那個只知道支持花大錢半國際比賽和要大家學會游泳,卻根本沒有花錢從小培養學生運動興趣與運動選手甚至於積極主辦各級運動比賽與獎勵的馬英九一票? 如果你身為嬰幼兒的父母親或是一對想年輕夫妻,面對一個一直沒有好好把幼托視為政府責任的社會,肩負著養兒育女的重任,為了工作一個月不得不付出一萬五千元以上的保母費,還得支付健保以及養育的各項費用,甚至於無法找到適合的保母或場所來應付經常或每天超時工作衍生的托育需求,你會因為周美青搭著你的肩膀給你一個同情的眼神,你就會把票投給那個至今沒有對嬰幼兒托育養育提出一套辦法卻花了一百萬徵求口號鼓勵生育和以提高健保對不孕症夫婦的補助就要面對被他自己說是國安問題的人口危機的馬英九一票? 要我說,周美青只是安慰劑,她的四處拉票有媒體曝光,可提振內部士氣、鞏固軍心,有讓泛藍選民更有希望,但實際上無助於得票成長。因此,與其說是特效藥、大力丸,實際上只是「安慰劑」、「快樂丸」。 所以,馬英九和國民黨對於周美青看起來的高人氣,一點都不必覺得高興,因為開拓不了票源、增加不了選票。另一方面,近年因病身體狀況不佳的宋楚瑜夫人萬水姊姊,也不要勉強自己跑場拉票,更不要因為自己沒有來直接面對群眾有所愧疚。宋楚瑜應該也不願、更不忍讓萬水姊姊為他奔波勞累。至於蔡英文,沒有伴侶一身輕。雖然沒有配偶分身幫忙和選民打招呼,但該有的票也不會少。民眾也不必擔心,總統回家要向配偶報告國事後配偶還要下指導棋指點總統治理國家。泛藍選民更不用擔心蔡英文家裡有個不知道是誰會接見無恥的財團老闆獲其第二代收他們的禮物或現金,幫他們喬事情。沒有個「夫人」來助選,說真的也沒啥不好的啦!也許,沒有配偶助選不僅是「安慰劑」、「快樂丸」,也同時不會有「麻醉劑」、「安眠藥」,只需要好好面對民眾,頭腦清醒地傾聽民眾的心聲、提出切合實際的國政大綱,靠自己的實力贏得每一張選票,不是更直接、更實際嗎?夫人牌,真的不必了。 出處: 「酷酷嫂」是安慰劑還是快樂丸?夫人牌真的有用? - Superbird - 就是鳥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superbird/5933741#ixzz1iXpkO52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