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uck the reality
  • 1798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清廉無用,真治國無方 (完整版)

馬英九這些年來透過媒體塑造的「清廉」形象,在2008年讓他輕易地贏得總統大選。四年後,他還是想用「清廉」來贏得連任。 實際上清廉只是所有公務人員和企業員工(甚至於只是小吃店的員工)的基本要求。對總統而言,清廉這個德行的訴求太卑微了。我相信全國34萬106人中絕大部分至少和馬總統一樣清廉,而且他們連特別費也沒有,也不會像馬總統還把應該用於公務支出的特別費當作「薪水的一部分」,等到被起訴了才把這些錢捐出去,還大都捐給自己成立的基金會。 說真的,一位要領導兩千兩百多萬人的總統,若需要有一百項德行、一百項才能,清廉也只是眾多項目的其中之一。「清廉」好像是個「不敗」的「選舉專用」的人格特質。因為馬英九大概找不出可以超越「清廉」的人格特質,例如聰明、智慧、能幹、見識、視野、遠見、魄力、毅力、決心、執行力等。 說聰明,有人會比馬英九更聰明,而且很容易就可以證明。因為馬英九當年高中聯考、大學聯考都不是第一名。 說能幹,會有人比馬英九更能幹,而且也很容易可以證明。因為馬英九也只會讀書、當官,看不到多才多藝,又會工作、又精於各項藝術和技藝。連前幾天在台上被要求唱歌,也只會唱「妹妹揹著洋娃娃」?好歹也來首「中華民國頌」或「龍的傳人」吧! 依此類推,比遠見、比規劃能力、比執行力,大概都不敢拿出來比。因為隨便一比,古有他應該覺得值得尊敬的蔣中正、蔣經國、李國鼎、孫運璿,還有他不屑的宋楚瑜、陳水扁、李登輝。所以他用「清廉」這個最「安全」但卻「卑微」的德行來彰顯他與前述這些人的差異與他的優點。 如果清廉是那麼重要的特質,那麼馬英九的清廉真的讓全國公務員都風行草偃?那又何需成立廉政署呢?而且,即使他的核心團隊「清廉」,但是看看這些「清廉」的官員花納稅人的錢一點都不手軟,施政不靈,但在舉辦大型活動、在各大媒體做廣告宣揚自己的政績、抬高自己的身價、保住自己的官位,這也算是「清廉」。對,只要他們不把錢拿進自己「口袋」,他們可以恣意亂花也沒關係。 從馬英九總統本身來看,清廉的總統有領導力和執行力嗎?行政團隊成員的挑選和「清廉」無關,因此在八八風災第一時間的應變和處理態度都讓國人極不滿意;而在媒體輿論一片撻伐中,災害中的應變與處理也並未有明顯改善。顯然,「清廉」對於領導並無幫助。而歷經三年的災後重建,雖然誇耀進度很快,可是實際上對於災區的民眾來說,永久屋異地安置與回部落重建的爭議也並未好好處理;顯然整個行政團隊並未有適當的指導原則和有效的執行;「清廉」在這裡也毫無作用。 其他的例證不勝枚舉。「清廉」沒有去瞭解和協助解決三農問題和土地徵收浮濫不符合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清廉」無法讓健保改革無法完成二代健保一次到位,「清廉」無法遏制房價飆漲奢侈稅治標不治本、「清廉」的結果是浮洲合宜住宅政府提供土地建商蓋房一坪還要賣19.5萬獲取暴利。「清廉」了三年多無法讓行政團隊有效改善桃園機場的管理和軟硬體設施。「清廉」卻讓中央的預算和國營事業籌措的款項交由「基金會」籌辦建國百年活動規避採購法規範搞出「兩億夢想家」。 在2008年,面對陳水扁,清廉很好用。但在2012年面對蔡英文。清廉派不上用場。正因為如此,所以要搞出宇昌案。這樣「清廉」才有對比、「清廉」才能夠換取選票。因此,面對「清廉」的效用無法發揮時,馬英九為了凸顯自己「清廉」不得不無中生有搞出一個根本不是個弊案的的「宇昌案」,反而暴露了他更大的人格缺陷,就是「不沾鍋」。其實,從整個宇昌案的過程,這個「不沾鍋」其實就等於是『說謊』、『卸責』;說了謊還要辯稱沒有說謊。說得文雅一點,是「欺世盜名」、「表裡不一」、「犧牲部屬」、「逃避責任」、「不仁不義」。說得尖銳一點,難道不是不知羞恥?或說是「卑鄙」?「狡詐」?「無恥」? 如果宋楚瑜所說的當年的假民調事件是真的,那肯定不是只有金溥聰一個人可以搞出來的,而是握有實權的馬英九也知情,那今日會搞出「宇昌案」也是一樣的模式。不管是否是金溥聰下令執行,幕後的馬英九一定知情。而這次的宇昌案,是檯面上的「弊案」,所以馬英九在辯論會上、政見發表會上一題再提。因此即使不是他下令執行弄出宇昌案,他也「善用」了宇昌案來打擊對手。 若說經建會主委那麼精明能幹、體察上意在總統大選前兩個月內「剛好」發現這個案子有問題,那也真的是巧。但巧就巧在,過去好多事情報紙上報導了,馬英九都不知道。怎麼宇昌案馬英九知道得那麼清楚?是誰透過什麼方式向馬英九和國民黨黨團以及馬英九的競選幕僚匯報呢?還是他們都是「看報紙」知道的?假如是行政系統向國民黨立院黨團以及競選團隊報告,那就是公器私用,違反行政中立。除非,馬英九和劉憶如可以證明,馬團隊有關宇昌案的一切訊息都是「從報紙上看到的」。顯然,吳敦義和他太太在媒體得知宇昌案的某些細節之前就知道了,那代表行政體系向吳敦義報告,而吳敦義並未以院長權責來先要求行政院內部進行相關查證與查辦,卻急著向外界與媒體來公開質疑蔡英文,難道這是「正常的行政程序」?怎麼沒看到行政院長或者是曾志朗親自向媒體揭露「夢想家」案的文件和細節?好好比照宇昌案的模式來質疑盛治仁和賴聲川? 總結這幾年馬英九的施政,『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造成絕對腐化(Al1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的政治格言,同樣適用。所謂的「腐化」(Corruption)在馬英九來說,不是貪污,而是思想與人格的腐敗。總統的腐敗,導致整個行政團隊紀律敗壞、不務正業,而且完全不懂得體恤人民的艱苦,只有在選舉前才會搬出一堆利多換選票。 薩依德在「知識分子論」中寫到:知識分子的特別問題在於,每個社會中的語言社群都已經被存在的表現習慣所宰制,這些習慣的主要做用之一就是保持現狀,並確保事情能夠平穩、不變、不受挑戰地進行。他也引述了歐威爾在< 政治與英語>中提出的論點:陳腔濫調、老舊的比喻、懶惰的書寫,都是「語言墮落」的事例。語言具有超級市場背景音樂的效用。當語言沖洗人的意識,誘使它被動接受未經檢證的觀念和情緒時,結果便是要心靈的麻木與被動。歐威爾又說:政治語言是設計來使謊言聽起來像是真話,謀殺像是正派行徑,空氣像是固體。 馬英九的團隊,慣於操作媒體和社會輿論,就是薩依德和歐威爾所描寫的。他們把馬英九和清廉劃上等號,然後把清廉和治國能力劃上等號。實際上這些人與他們的作為,以及馬英九本身,正是知識分子應該勇於去揭發和批判的。但是時至今日,馬英九還是用的天文數字的稅收去堆砌出他的「清廉」形象,但實際上大家的收入實際上是減少的、生活是愈過愈艱辛的! 所以這個假清廉的馬英九,是真正治國無方的總統。清廉有用嗎?我們還要「清廉」四年嗎? 相對於「假清廉無用」的馬英九,何不選比較可能「治國有道」的行政專才老師傅宋楚瑜,或者對台灣未來更有想像與希望的蔡英文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