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眼看眷村

一息尚存的龜山憲光二村。居民已遷走。假如沒有早一點找出好用途,風吹雨打下的老舊房舍存活不了多久。不知銘傳大學是否可以拿去當宿舍用?